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社会新闻 > 内容

有感唐剧团双喜临门

发布时间: 2017-07-17 09:52:59

唐剧团在一个月里出现双喜临门的事,多少年不见了,而今年6月份却接连出现了两档子喜事:一件是应吉林省“花开桃李梅”十地方戏曲剧种《桃李梅》同城汇演办公室之邀,由第二、三代唐剧演员担纲赴长春市演出唐剧《桃李梅》,备受好评,成为本次同城汇演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;另一件是旅游卫视来唐拍了一个电视专题片《寻唐记》,已于6月25日中午12时播出,唐剧团全团上下积极备战的镜头在该片中十分醒目。

作为一名老唐剧人,看了这两件喜事,心情自然难以平静,与此相关的往事又浮现在眼前。

吉剧和唐剧两个新兴剧种诞生在同一个年代。1962年8月22日,吉林省吉剧团张先程副团长曾带编剧王肯,作曲那炳晨、申文凯来唐观看唐剧,并交流探讨如何创建新剧种。我们坐在一起谈了很多,张副团长认为“唐剧基础厚,办法好,班底强,抓的狠”。王肯先生认为“唐剧将来会成为地方大戏。”他们此行提了很多宝贵意见和建议,给唐剧人很大的鼓舞,双方从此结下了很深的情谊。改革开放后传统戏解禁,“老戏老唱、老唱老歌”风行全国。当时吉剧建团初期创演的《桃李梅》,以它曲折的故事、朴素的语言、鲜活的人物、迷人的表演,可谓一枝独秀誉满剧坛。唐剧团决定移植这出戏,派我和导演孙鸣昆去沈阳市观赏正在那里演出的吉剧《桃李梅》。当晚我俩就乘夜车赴沈,没想到车上挤得人无立锥之地,早晨6点下车也没处可待,吃了早饭8点就赶到人民剧场,向张副团长要了一本演员手中的剧本,连看了两场戏,剧场效果十分热烈。最打眼的是“二人转”的绝活在戏中运用了不少,像耍手帕演员可以把手帕从台口扔向剧场中间半空再返回演员手中,观众掌声如雷。鸣昆我俩边看边议,共同认为唐剧移植此戏不能照搬,而要在音乐唱腔和人物表演上下功夫。回唐后向文化局和剧团领导汇报了看戏的情况和我们的想法,取得了共识。

唐剧团此时虽然经历了大地震,损伤惨重,但排一组演员仍可挑可选。应该说这个剧组阵容很强,三姐妹分别由彭秀兰扮演玉李、苏桂英扮演玉梅、张玉兰扮演玉桃;邹亚力扮演封氏,李洪祥扮演袁如海,徐武扮演方亨行,岳志扮演大姑爷赵运华,陈金生扮演二姑爷彦文敏,宋泽唐扮演三姑爷洪学勤。经过精雕细刻,于9月份上演,并作为国庆30周年晚会演出,被誉为“出类拔萃”,可以说盛况空前。1981年《血涤鸳鸯剑》赴天津演出时还带了《桃李梅》,经天津电视台录像,在北京电视台、天津电视台播出。

1986年应王肯先生之邀,我去吉林参加了首届全国新兴剧种研讨会,有机会向王肯团长介绍了唐剧演出《桃李梅》的盛况,他说:“你们演出了唐剧的特点,有机会我要去看一看。”我在会上看了一场吉剧专场,还应王肯之邀写了篇书信体的《新中传情 情中透新——观吉剧专场演出》,发表在《吉剧艺术》第二辑。回唐不久,就听说王肯先生调任吉林省文联主席,接着又兼任吉林省作协主席,来唐看唐剧《桃李梅》的许诺也就不能兑现了,为此还特来信表示歉意。

最近这次唐剧团应邀赴吉林省演出吉剧移植代表作之一《桃李梅》,是吉剧和唐剧情谊的继续,可以说是以《桃李梅》为媒,两代人的续交。唐剧团很珍惜这个机遇,在剧团最困难的时候,大家知难而上,已经退休的导演郭学文挑起了这次重排的重担,他依据唐剧团的现状和时代的发展,对剧本进行了删改,扬长避短,不仅在长春受到了好评,更重要的是给唐剧加了一把火,燃起了全团的精气神,使大家看到了唐剧复兴的希望。我观看了彩排,又听他们介绍了在长春演出的反响,深受感动。

真诚希望唐剧团趁热打铁,再上一层楼。首先从复排优秀唐剧原创剧目开始,要看到现有演员的潜力。当初,唐剧第二代演员1979年初进剧团时还很稚嫩,开始只演个群众角色,但每一个演员都是靠舞台实践练出来真功夫,他们慢慢从二路活儿到小戏主演,在移植《金子》时展露了才华,接着又有《人影》问世,2002年在评剧艺术节上以“展演剧目”亮相获好评,接着2003年应邀参加第五届“上海国际艺术节”受到青睐,2004年获“文华奖”,同年参加第七届中国艺术节获“优秀剧目奖”,史凤敏、崔立国获文华表彰奖,并入围“2004-2005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”,2007年获“五个一工程”奖,先后经历了20多年的时间。所以,对现在团里的年轻人,也要给他们时间,给他们鼓励,让他们将压力变为动力,争取尽快从第三代唐剧演员里好中选优,补上因病退出唐剧舞台的《人影》主演空缺,再塑小菊这个角色。如果旅游卫视的《寻唐记》,引来游客,能让他们看到唐剧团第二、三代演员创演的代表作《人影》,不仅会使游客得到精神上的享受,更能真正彰显唐山地域文化品牌——唐剧的魅力。